Temirkanov -《萧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Shostakovich Leningrad Symphony)BMG/RCA[APE]

Temirkanov -《萧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Shostakovich Leningrad Symphony)BMG/RCA[APE]
  • 片  名  Temirkanov -《萧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Shostakovich Leningrad Symphony)BMG/RCA[APE]
  • 简  介  发行时间: 1996年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专辑英文名: Shostakovich Leningrad Symphony专辑中文名: 萧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艺术家: Temirkanov资源格式: APE版本: BMG/RCA发行时间: 1996年地区: 俄罗斯语言: 英语简介:
    专辑介绍:
    当纳粹军队对萧斯塔科维奇的家乡城市列宁格勒(Leningrad)进行长达900天的围困——导致将近一百万人由于轰炸、饥荒和严寒而死亡——时,平民的痛苦和军队的是一样的。萧斯塔科维奇(1906-1975)在这个时候当了志愿消防员,赶赴被轰炸的地方,帮助防止火势蔓延。在他的空闲时间里,他开始创作一部新的交响曲;而在他创作四个乐章中的最后一个乐章之前,他服从于政府的坚决命令,他必须撤往远方的城市库尔拜谢夫(Kuibyshev)。1942年3月5日,在那里的波尔塞伊剧院管弦乐团(Boishoi Theater Orchestra)在萨母苏德(Samuel Samosud)的领导下作了首演。其后,在莫斯科和在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列宁格勒的临时召集的管弦乐团先后进行了演出。
    在战争年代里,这部作品一直被理解为“向法西斯主义的抵抗”为其主动机,还有什么比它更好的作品可以出来代表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呢?苏联报纸曾经以萧斯塔科维奇的名发表过对这交响曲的四个乐章进行解说,并有这些乐章的名字(但是其后撤消了):“战争”、“回忆”、“我们祖国广阔风景”和“胜利”。指挥家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其反法西斯主义的立场是众所周知的,就在交响曲苏联首演后的几个星期内在美国进行了一次震惊人心的广播演出。在美国的“时代”杂志封面上刊登了萧斯塔科维奇戴着消防员安全帽子的照片。
    想想,之后,在1979年福尔科夫(Solomon Volkov)所作的作为萧斯塔科维奇口授的“回忆录”《见证》引起了一宗丑闻,那是我们看到萧斯塔科维奇在其中说道:“实际上,我没有反对人们叫这部第七交响曲为‘列宁格勒’的,但是那不是关于列宁格勒城被围困,而是斯大林毁灭了列宁格勒城,而希特勒只是把这项工作完成了。”对于有些读者来说,这是萧斯塔科维奇在那本书中所有辛酸的、带有讽刺意味的论述中最使人感到惊讶的。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列宁格勒的英雄是不会在反法西斯斗争的时期用如此愤世嫉俗的话来论述自己的最具启发性的、给予世界希望与勇气之光的作品的。
    我们在没有尝试弄清楚对《见证》里的说话的真实性的争论之下我们应该注意到的是,苏联人民所表现出对抗纳粹德军围困列宁格勒的希望和勇气是很真实的,同样真实的是,萧斯塔科维奇所经历到的苏联政权的压迫感受、凡事皆要偷偷摸摸的乾和误导。尽管在第一乐章的中间部分里进行曲-变奏曲里具有德国元素,那被称之为“入侵”主题。就算在这里,也有很多模棱两可之处,并且在这交响曲后来的乐章中很多的恐惧、沮丧和孤独感觉的片段,是跟个人对付压迫的国家有联系比起跟勇敢的苏联人对付野蛮的侵略者有联系的更有理由。
    在第一乐章的开始几个小节里的音乐曾经被广泛地认为是现在苏联解体那样的好像果戈里(Gogol)式的对苏联政权的帝国意图的讽刺(至少,对于有些听众是如此感受)。在平庸的C大调上采用笨重的配器和粗犷地抑扬顿挫,使和声可以随意的在大调和小调之间来回。同样地,在宏大的第二主题里就开阔了祖国俄罗斯的广阔地平线景象——或者可以说有些怪的、平铺直叙和消沉。最后,音乐好像沉缅于雾般梦景的弦乐中,只有懒洋洋的短笛和小提琴的独奏使其有些生气。在这个在睡梦一般的世界里,出现了
  • Temirkanov -《萧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Shostakovich Leningrad Symphony)BMG/RCA[APE]_large